?

欢迎光临广东凝思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135-5608-0868

联系我们

更多 +

广东凝思律师事务所 刑辩团队联系方式
手机:135 5608 0868      020-38032250
传真:02038032654
邮箱:13556080868@139.com  gzlawsuit@163.com
QQ:569109642
地址:中国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华强路1号珠控国际中心1108-1110室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大楼西侧)   

实务研究

首页 > 实务研究

王冶律师办理信用卡诈骗案的几点感受

2017-04-18

广东国政律师事务所受被告人樊某言的委托,指派本律师担任樊某言的辩护人,辩护人经过庭前阅卷,会见被告人,详细了解案情,已经对案件有了一定了解,辩护人认为,樊某言的行为确实已经触犯了法律,樊某言对自己一时而起的贪意也感到深深后悔,在本案发生以后,樊某言家属已经将相关款物退还给了失主陈斌,陈斌也已经出具了相关确认函附卷,这里,辩护人对案件的事实部分不持异议,仅就案件的定性问题发表意见,供审判员参考:
首先,辩护人认为,本案不应当以信用卡诈骗罪来论处,因为信用卡诈骗罪在客观上应表现为使用伪造、变造的信用卡,或者冒名使用他人信用卡,或者利用信用卡恶意透支的行为,但在本案中,樊某言并未使用陈斌的信用卡,樊某言将陈斌卡内的9000元转入自己银行卡的行为不应视为对信用卡的使用,信用卡不需要密码,信用卡的使用是指冒持卡人的名义及信用进行消费,所以信用卡诈骗的立法本意是惩罚冒用他人的名义来进行消费,而樊某言并未冒用陈斌的信用卡进行消费,转款行为不是一种冒名使用,不存在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行为,所以,樊某言的行为不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其次,樊某言的行为也不构成盗窃罪,因为盗窃罪是秘密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在盗窃时,财物并不在行为人控制之下,但樊某言在案发银行的柜员机办理业务而发现该信用卡时,该信用卡已经输入正确密码,在一定意义上该信用卡已经在樊某言的控制之下,并且,樊某言是将卡内余额转入了自己的户名为“樊某言”的账号,这不符合秘密窃取的行为特点,这和许霆案中行为人将钱款取出带走是有区别的。
辩护人认为,樊某言的行为实际上构成侵占罪,侵占罪是将他人的遗忘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还的行为。樊某言在案发银行办理业务时,接触到的是一张已经解除了密码的信用卡,卡内的钱款虽然还在有形的银行账户内,但由于已经解除了密码,而真实持卡人又已经离开,实际上已经是任何人都可以接触到,所以这张信用卡内的财物已经是陈斌的遗忘物,樊某言接触到这张信用卡后,此时已经产生交还义务,即妥善保管该信用卡,向银行及失主交还该信用卡,但樊某言侵占物主委托管理的财物,其实施侵占行为时,被侵占之物当时已在樊某言的实际控制之下,所以,辩护人认为樊某言的行为已经构成侵占罪。
樊某言因一时贪意误入歧途,现樊某言已经真诚悔罪,辩护人恳请法院,念其初犯及被害人已经收回款项,樊某言的行为社会危害性非常低等因素,给予樊某言从轻处理。
小结:信用卡的含义是银行或其它财务机构签发给那些资信状况良好的人士,用于在指定的商家购物和消费、或在指定银行机构存取现金的特制卡片,是一种特殊的信用凭证。随着信用卡业务的发展,信用卡的种类不断增多,概括起来,一般有广义信用卡和狭义信用卡之分。从狭义上说:信用卡主要是指由金融机构或商业机构发行的贷记卡,即无需预先存款就可贷款消费的信用卡。国内的信用卡主要是指贷记卡即准贷记卡(先存款后消费,允许小额、善意透支的信用卡)。从广义上说:凡是能够为持卡人提供信用证明、消费信贷或持卡人可凭卡购物、消费或享受特定服务的特制卡片均可称为信用卡。广义上的信用卡包括贷记卡、准贷记卡、借记卡、储蓄卡、提款卡(ATM卡)、支票卡及赊帐卡等。信用卡(英文:Credit Card)是一种非现金交易付款的方式,是简单的信贷服务。信用卡一般是长85.60毫米、宽53.98毫米、厚1毫米的塑料卡片(尺寸大小是由ISO 7810、7816系列的文件定义),由银行或信用卡公司依照用户的信用度与财力发给持卡人,持卡人持信用卡消费时无须支付现金,待结帐日时再行还款。除部份与金融卡结合的信用卡外,一般的信用卡与借记卡、提款卡不同,信用卡不会由用户的帐户直接扣除资金。需要指出的是,我国刑法本身没有对“信用卡”做出明确定义。鉴于“信用卡”属于金融领域专业术语,刑法领域在解释其含义时通常参照有关金融法规。但是,“信用卡”的具体含义在我国金融领域经历了一个历史演进过程,这造成刑法理论界和实务界对“信用卡”的含义理解不一,争议颇多。 依据中国人民银行1996年发布的《信用卡业务管理办法》,信用卡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各商业银行向个人和单位发行的信用支付工具,具有转账结算、存取现金、消费信用等功能。从当时商业银行发行信用卡的实际情况看,“信用卡”事实上包括了部分借记卡。但中国人民银行1999年3月1日实施的《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规定,我国的银行卡包括信用卡和借记卡,其中,信用卡包括贷记卡和准贷记卡。可见,按照最新规定,借记卡已从信用卡中独立出来,信用卡限指具有透支功能的银行卡,不再涵盖不可以用于透支的借记卡。 信用卡的含义在金融领域得以澄清后,刑法领域对其含义却仍未达成共识,分歧较大。在适用涉及“信用卡”的刑法条文时,有的主张应将借记卡纳入“信用卡”范围内,理由为:“信用卡”系专业术语,应按照其所属行业的专业解释进行理解。现行刑法于1996年3月通过,1997年生效,那么,按照它参照的1996年《信用卡业务管理办法》,“信用卡”不仅包含贷记卡,事实上还涵括了借记卡,这样的内涵应是当时修订的《刑法》使用的“信用卡”一词的应有之意,所以,将借记卡作为犯罪工具的,应该适用有关信用卡犯罪的有关法律条文。另一种观点则认为,1999年的《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已经将借记卡明确从信用卡中区别出来,两者不仅在透支功能方面具有本质区别,在相关犯罪中带来的社会危害程度也各不相同,而且,将信用卡定义为具有透支功能的贷计卡也是国际通行做法,由此,借记卡不宜成为我国《刑法》规定的关于信用卡类犯罪的工具。 多年来,对“信用卡”含义的争论导致了实践中刑法适用的不统一,特别表现在涉及借记卡类犯罪的处罚方面。以使用伪造的借记卡进行诈骗为例,有的法院以信用卡诈骗罪论处,有的以金融凭证诈骗罪处罚,有的则以普通诈骗罪定罪量刑。罪名的差别不仅使司法人员、被告人及公众感到困惑,而且,这些罪名的法定最高刑期不完全一致,无法保障一致的惩罚力度。这种状况损害了法律在公众心目中的权威性,也难于确保公正统一执法的实现。 正是针对这一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此次出台了关于《刑法》有关信用卡规定的立法解释,明确了“信用卡”的含义。按照该解释,刑法规定的“信用卡”是指由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具有消费、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功能或者部分功能的电子支付卡。比照1999年施行的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可以看出,该立法解释中定义的“信用卡”基本上采纳了“银行卡”的现行定义,即由商业银行(含邮政金融机构)向社会发行的具有消费信用、转帐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或部分功能的信用支付工具。本文认为,二者的区别似乎在于:一是前者(即信用卡)涉及的“其他金融机构”包含但不限于“邮政金融机构”,二是前者突出强调了支付方式的“电子”性能。尽管有这些区别,毫无疑问的是,该立法解释事实上将实践中引发颇多争议的借记卡诈骗案件纳入了《刑法》中有关“信用卡”犯罪的处罚范围。在刑法意义上,借记卡今后将一律被视为“信用卡”,有关借记卡犯罪的司法实践的混乱局面将得以消除,更加有力地打击了利用银行卡实施的犯罪活动。 但同时我们也应注意到,在国际范围内,纯正意义的信用卡仅指我国发行的贷记卡,至多包括准贷记卡,突出强调它的信用和透支功能;通常不包含我国发行的不具有信用透支功能的借记卡。信用卡和借记卡的英文用词也有本质差别:前者为credit card;后者则为debit card。所以,如果一方面我国《刑法》中继续使用“信用卡”一词,另一方面又赋予它与国际标准不同的含义,这在刑法学界国际交流中可能引起混淆,会妨碍国外对我国刑法的理解。此次通过的立法解释实质上确认了现行刑法中的“信用卡”基本与当前的“银行卡”同义,这在现阶段无疑对统一执法具有重大意义。但从长远发展看,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在适当时机修订刑法、以更准确的术语替代刑法中的“信用卡”一词。

本网站原创内容由王冶律师刑辩团队拥有版权
粤ICP备17017356号-2
律师办公地址:中国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华强路1号珠控国际中心1108-1110室广东律师事务所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西侧大楼)
咨询热线:13556080868  020-38032250